上赛季进入收官阶段时,纳达尔的右膝旧伤曾有复发趋势,当时的他在比赛中也曾出现移动困难的状况。经历了休赛季的恢复与调整后,来到墨尔本的纳达尔一度表示膝盖感觉良好,即使是在今天赛后,他也坚称膝盖一切正常,大腿伤病或是因为休赛季因膝伤减少训练量所致。但腿部的伤情总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纳达尔的右腿恐怕早已难以经受更多伤痛。在即将到来的北美两站大师赛与漫长的红土赛季中,现任世界第一的纳达尔均背负着巨大的保分压力,不容乐观的腿部伤情让他的整个新赛季都蒙上阴影。

     
看起来,和德约、穆雷以及瓦林卡一样,纳达尔的身体状况,显然还没能恢复到可以应付在大满贯连打七轮的水平。那么,他这么急着出来比赛就一定错了吗?这倒未必,因为若不通过连续的高水平对决,恐怕无法检验出真实的状态。现在,”八字不合”的澳网终于结束了,是不是可以好好养伤然后期待红土了呢?

今年温网,36岁的费德勒用第19座冠军证明了自己宝刀未老。如今,他又迎来了重返男子网坛顶峰的机会。

小德
  北京时间7月16日消息,德约科维奇在温网男单决赛直落三盘击败安德森,在2016年法网之后时隔两年再夺大满贯,完美宣告了自己的回归。本赛季前三个大满贯费、纳、德各拿一个,那个曾经的巨头时代又要回来了吗?
  从2008年澳网德约拿到自己第一个大满贯冠军,到美网穆雷第一次打入大满贯决赛,男子网坛从费纳争霸,正式进入令其他竞争对手感到绝望的恐怖四巨头时代。从2009年澳网到2015年澳网,四巨头只让大满贯三次旁落,而且他们频繁会师决赛包揽四强,让其他人几乎看不到一线生机。
  然而这种看似牢不可破的局面,从2015年开始出现了松动,这要从纳达尔在2014年底的受伤导致状态下滑说起,他的糟糕状态从2015年一直持续到2016年,标志性事件就是这两年他都未能在后花园法网进入四强。而在2016年澳网之后,费德勒也开始出现伤病问题,这让他缺席了法网,大满贯连续65次参赛纪录也宣告终结,温网半决赛输给拉奥尼奇之后,他便退出了全年的剩余比赛,再加上缺席欧洲室内赛季的纳达尔,2016赛季后半段的四巨头只剩下了半壁江山。
  然而风水轮流转,在2016年下半年争得你死我活的德约科维奇和穆雷,从2017年澳网开始便双双陷入低迷,两人都早早就遭到了淘汰。取而代之的是备受状态和伤病困扰了一年多的费德勒和纳达尔,以会师澳网决赛的方式强势回归,两人包揽了当年的四大满贯,而德约和穆雷则在温网出局后双双退出了全年剩余的比赛。可以说2017和2016两个赛季,男子网坛从原先的四巨头时代,摇身一变成为“巨头轮换”,当然这与他们都已经是30+的高龄选手有关,再加上伤病也开始频繁出现,很难再像过去那样一整年都保持高度的稳定性。
  来到2018赛季,费德勒和纳达尔在前两个大满贯分别夺冠,而德约和穆雷则分别在年初做了手术,德约复出后状态迟迟未能回到巅峰,而穆雷直到温网前才勉强复出,但身体状态不足以支撑他应对五盘三胜的比赛,于是他选择退出了温网,这让人以为今年会依旧延续上赛季的“费纳争霸”。
  不过在今年温网似乎形势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费德勒在热身赛哈雷决赛意外输球,显然状态较去年有所下滑,而纳达尔则已经连续六年未能打入八强,再加上德约仍处在恢复期和穆雷的退赛,让人本以为这会是一届相当开放的大满贯。果不其然,费德勒作为最大热门在四分之一决赛中意外被安德森翻盘,更让人觉得这届温网可能会变天,因为温网是四巨头从2003年起唯一没有旁落过的大满贯,一旦这个自留地失守很可能宣告四巨头时代从此真的走向土崩瓦解。
  然而这个时候德约科维奇回来的正是时候,在费德勒提前出局的情况下,他力保四巨头的城门不失,不但让自己重回巅峰竞争行列,而且也继续捍卫了四巨头的荣光。这让原本以为看到机会的其他选手更加陷入绝望。虽然四巨头作为一个整体不再像过去那般稳固,但他们现在轮番上阵似乎和过去也没有太大差别,只要有一个人状态在线,就依然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啊!
  

费德勒和纳达尔各自存隐忧
  北京时间9月8日消息,纳达尔在半决赛面对德尔波特罗时中途伤退,再加上费德勒在第四轮已经提前早早出局,这意味着在本届美网,世界排名前两位的纳达尔和费德勒不但空手而归,而且甚至双双无缘决赛。
  而在两个月前的温网,费德勒八强战拿到赛点后被安德森无情逆转,纳达尔也在半决赛中苦战输给了德约科维奇,两人同样一起无缘决赛。也就是说,在2018年最后两个大满贯,作为世界前二、史上最伟大的两位选手纳达尔和费德勒,竟然双双无一所获。
  可就在这之前,从2017年澳网开始,两人曾一度连续包揽了六个大满贯冠军。2017年初,同时从前一年伤病走走出的费纳,在澳网决赛中狭路相逢,奉献了一场好久不见的经典费纳决,最终费德勒时隔五年再夺大满贯,纳达尔也成功开启复苏之旅。这场比赛也预示着,将来这一个赛季,费纳争霸将会是唯一的主旋律。
  果不其然,紧接着在法网,纳达尔第十次夺冠,抢回了旁落两年的火枪手杯;随后的温网,费德勒第八次站到了草地之巅;年度最后一项大满贯美网,纳达尔在纽约第三次封王。最终这一年的四大满贯中,费纳平分秋色,每人拿到了两个。
  来到2018赛季,先是费德勒在澳网卫冕,拿到了生涯第20个大满贯;随后纳达尔又在法网捍卫了红土之王的荣誉。费纳携手瓜分前两个大满贯,让人不禁感叹,难道今年将是去年的复制粘贴?
  然而事情从温网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全要拜一人所赐,那就是两人职业生涯的最大挑战者德约科维奇。德约科维奇在温网强势回归,不但半决赛挑落纳达尔,决赛更是击败了此前淘汰费德勒的安德森,时隔两年再夺大满贯。
  与德约风光回归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费纳的处境则是危机四伏。在六月的斯图加特夺冠后,费德勒随后在哈雷、温网、辛辛那提和美网无一所获,状态更是起起伏伏,美网的高温还让他的身体出现了状况。纳达尔尽管拿到了罗杰斯杯的冠军,但是温网后他的状态也一直跌跌撞撞,此番再次受伤,更让人担心连日征战后的他,是否再次陷入年底例行伤病的怪圈。
  虽然费纳此前都有过多次从伤病和状态中“起死回生”的经历,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想要做到这一点肯定会愈发困难。除了自身的情况之外,德约科维奇的回归必然压缩他们的生存空间,如果来年穆雷和瓦林卡也能重返巅峰,再加上今年已经脱胎换骨的德尔波特罗,费纳想要在2019卷土重来,复制2017年联手统治网坛的辉煌,恐怕难度将会不小。

   
  一向以钢铁意志著称的纳达尔极少会选择因伤退赛,本场比赛仅仅是他职业生涯中第二场因伤放弃的大满贯比赛,而这恰好也从侧面说明西班牙人伤势之严重。比赛行进至第四盘尾声时,无法控制重心的纳达尔在完成正手和反手这样的基础动作时都出现失误,曾经每球必追他也几乎放弃追赶落点较深较远的来球,脸上屡屡露出失望的表情。

522 vip新葡3522vip 1

浏览:222次

     
当地时间1月23日,澳网男单头号种子纳达尔在对阵西里奇的四分之一决赛中因右大腿根部肌肉受伤退赛,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结束了本年度的第一个大满贯。

     
其实,能够出现在墨尔本,并一路打入八强,保住世界第一的排名,对于纳达尔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胜利。因为即使在开赛前几天,他都还没百分百确定能如约出战。去年的年终总决赛因为膝盖受伤退赛后,他就一直没有参加正式比赛,新赛季两项热身赛阿布扎比和布里斯班,他也是接连伤退,澳网一度告急。

卫冕冠亚军都退赛,费德勒迎良机

   
  上赛季费德勒的重返巅峰曾让不少人对其他名将的伤愈复出充满期待,但就澳网之后的形势来看,费德勒式复出恐怕难以在德约科维奇和穆雷身上再现。上赛季纳达尔在红土赛季及秋季硬地赛季的高光表现或许足以和费德勒相提并论,如今瑞士人正闲庭信步地继续在墨尔本公园前进,纳达尔却再度遭遇伤病,称霸2017赛季的两人新赛季处境截然不同。当然,由于伤情严重程度的不同、打法差异以及过往巅峰期对身体损耗程度的不同,每位选手的复出之路自然不会完全一致,但伤情不断反复的纳达尔、德约科维奇和穆雷三人的重回巅峰之路显然会更加艰难。

     
然而事情从第四轮悄然开始变化。面对底线稳扎稳打的施瓦茨曼,纳达尔丢掉了本届比赛的第一盘,也正是从这场比赛开始,他的身体和状态就开始出现下滑。果不其然,来到八强大战,面对状态飙升的前美网冠军西里奇,纳达尔在比赛中付出了更多奔跑的代价,也让他的腿部承受了更大的压力,在第四盘救一个小球时,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而费德勒,目前的分数是6545,比穆雷少了1205分,差距固然不小,但瑞士天网已经开始了冲刺的脚步。

 

     
尽管2009年曾拿到过澳网冠军,但墨尔本真的不是纳达尔的福地,这是他唯一只拿过一次的大满贯。在刚刚结束的澳网四分之一决赛中,他拖着伤腿坚持到第五盘,但最终还是无奈选择了退赛,第五次止步澳网八强。

由于穆雷已经因伤退出罗杰斯杯,状态正佳的费德勒一旦能在这项1000分赛事打出好成绩,积分差距就将缩小。

   
  纳达尔并不是唯一一位近期深受伤病困扰的顶级好手,就在本场比赛的前一晚,肘伤未愈的德约科维奇遭韩国新星郑泫淘汰出局,比赛中强忍肘部疼痛的德约科维奇与今天的纳达尔处境极为像似,全部武器均丧失威力的塞尔维亚人复出的第一站比赛就以失望收场,并直言自己暂不知道下一步该走向何方。德约科维奇的“难兄难弟”穆雷的境况甚至还要更加糟糕,在因伤接连退出长达半年的比赛后,此前一直保守治疗髋部伤病的穆雷未能等到今年澳网开赛就选择返乡手术,接下来等待他的则是充满未知的漫长恢复期。本应对新赛季充满期待的纳达尔、德约科维奇、穆雷“三巨头”却齐齐在澳洲遭遇伤情警报,可谓同病相怜。

     
也许相比于其它三个大满贯,澳网真的和他有些八字不合?除了今年中途退赛,在2005和2013年,纳达尔也两次因伤赛前退赛。他曾四次打入决赛三度饮恨,除了去年决胜盘领先时被费德勒逆转外,另外两回也是一次比一次让人心疼:2014年面对瓦林卡时中途受伤,坚持完赛却难逃输球的厄运;2012年和德约科维奇打了将近6个小时,创造了大满贯决赛用时之最,却依然饮恨输球。

这让他在追赶穆雷和纳达尔的路上,有了一些优势。不过在连续大赛的压力下,对于瑞士老天王来说,首先他要战胜的,恐怕还是自己36岁的年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